天天炫斗角色介绍

 

新聞詳細

新中國“第一股”的轉型之路 ——專訪飛樂音響總經理莊申安

日期:2017年10月12日 17:01
        導語:莊申安看來,智能路燈網建設只是智慧城市建設的第一步,后續的運營是第二步,數據開發才是整個商業模式的核心
 
        上海飛樂音響股份有限公司創立于1984年,在業內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一點,莫過于它是新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上市公司,俗稱“老八股”中的“第一股”。
        成立之初,公司委托中國工商銀行上海分行證券部公開向社會發行股票一萬股,每股50元,接受個人和集體自愿認購股票并以此籌集資金。在中國資本市場尚未建立的時期,飛樂音響的這一舉動,可謂開風氣之先,也順理成章地成為中國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的一個象征,具有了開啟國有企業股份制改革的標志性意義。
        1986年冬,鄧小平同志曾以國禮的形式將飛樂音響的股票贈給當時到訪的紐交所主席。這張股票,至今仍安放在紐交所,也是三大鎮館之寶之一。
        “我們的第二重身份,是中國照明行業史上唯一一家延續近百年的民族品牌”,飛樂音響總經理莊申安介紹道。
        始建于1923年的亞牌照明,是中國近代第一家民族照明企業,也是中國第一支白熾燈泡的研發和制造商。2002年,亞牌以股權收購的方式并入飛樂大家庭,成為飛樂音響全資子公司。目前在上海、北京、河南、湖北、江蘇、遼寧、黑龍江、山東、江西、四川等地擁有大型生產基地,產品覆蓋道路照明、景觀照明、工業照明、商業照明、家居照明及汽車照明領域。
        2014年底,飛樂音響又成功并購了北京申安集團,實現了重大資產重組以及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混合經營體制的上市,這在國內亦屬首例。莊申安也是在這一年,由申安集團的掌門人變身為飛樂音響的總經理。而由他的團隊所帶來的民營企業文化的靈活性,也為國企優勢地位賦能。
        重組之后的第一年,飛樂音響就用飛升的數據,證明了協同效應的科學性與有效性——2015年,飛樂音響年營收超過50億,業績增長138%,利潤增長了將近500%。2016年,這一數據再次刷新。公司年報顯示,飛樂實現營業總收入71.78億元,同比增長41.53%。“在照明界,60個億就已經是天花板了,我們去年是70個億,今年的目標是80個億。”莊申安說。
 
        資本撬動國際化
 
        9月5日,在飛樂音響總部接受記者采訪時,莊申安剛剛由臺北抵滬。
        此次臺北之行,是為了飛樂喜萬年落地臺灣地區的正式啟幕。五年前,喜萬年也曾登陸臺灣市場,后因業績不佳而撤出。如今在飛樂的整合下再次回歸,預計未來,喜萬年還將在臺灣地區重點發展工程建筑項目、亮化景觀工程、家用和商用照明工程,以及提供符合臺灣地區市場的智能照明項目。
        這是飛樂喜萬年拿下的第“N+1”個城市。
        自2015年12月10日,飛樂音響收購國際照明巨頭喜萬年集團80%股權開始,飛樂的“走出去”步伐一直在穩步推進。至今年5月,飛樂音響發出公告,擬以3450萬歐元價格收購關聯方Havells Holdings Limited持有的Feilo Malta Limited20%股權,同時以160萬歐元的價格收購SPV2下屬Havells Sylvania (Thailand) Limited 100%股權。這場歷時近兩年、耗資超過10億元的跨國收購正式開啟了飛樂喜萬年的品牌國際化。
        眾所周知,喜萬年是一家擁有100多年歷史的全球性光源及照明產品生產商,在歐洲、亞洲、拉丁美洲、非洲擁有50多家研發生產子公司,近萬個銷售渠道,在光源和燈具的研發上占據領先地位,與飛利浦、歐司朗、GE齊名,這四大巨頭曾一度壟斷了全球照明業70%的市場。
        早年,喜萬年被歐司朗買下北美等核心部分,其后,印度Havells集團收購喜萬年,獲得喜萬年在全球除北美、澳洲以外的品牌,喜萬年品牌也由此拆分為兩部分。而飛樂音響通過過去兩年間的收購,已擁有喜萬年全球主品牌的控制權,這意味著今后飛樂音響將成為喜萬年集團唯一的股東。 “北美和澳洲這兩個區域性市場,目前仍屬于歐司朗。在我們的計劃中,未來這兩部分也要逐步收過來。”莊申安補充道。
        “國內的品牌很難在短時間內實現國際化,尤其要打開歐美市場,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人力物力,而且耗時很久。因此我們選擇用資本手段解決問題。”莊申安表示,通過收購喜萬年的產品品牌、銷售渠道和生產基地,可以極大地提升品牌影響力,有助于于飛樂迅速進入國際市場,實現全球銷售。同時,以并購為起點,逐步建立起飛樂自己的海外工廠和研發基地,從而持續推動公司在全球范圍內的戰略布局。
        在莊申安的規劃里,飛樂音響的國際化分三步走——第一步,整合原申安和飛樂在海外的子公司和分支機構;第二步,收購喜萬年,基本實現全球布局;下一步,隨著國際照明巨頭GE退出整個東南亞市場,飛樂將積極搶占GE在東南亞留出的渠道與業務空間。上文提到在臺灣與泰國的收購行為,也為飛樂在東南亞地區提升市場份額和影響力,做充分鋪墊。
        同時,他也坦言,國際化最頭疼的一點,就是“收過來的企業要如何整合”。東西方企業在文化、法律、標準、行為理念和習慣等方面都存在巨大差異。“在整合過程當中,我們尊重地方的法律和文化,采用本土化管理的原則,用當地的團隊來管理當地的企業。我們只強調管理的理念,而不是強加給對方具體的管理措施和管理辦法。”莊申安表示,除此之外,國外企業工會也很強勢,談判過程中也需要彼此博弈,才能達成共識。
        “之前是混改轉型,民營和國企的融合,現在是東西方在文化、理念上的融合。收購喜萬年的成功,為飛樂音響帶來了全球發展和國際布局的轉型。”莊申安說,“2016年下半年,我們又提出了第三個轉型,致力于從傳統制造型企業向提供整體照明解決方案的現代服務型制造企業轉型,向智慧城市邁進。”
 
        智慧城市“入口”之爭
 
        自2008年 “智慧城市”這一概念被提出以來,智慧城市建設在全球范圍內獲得迅速推廣。以美國、英國、韓國、新加坡、日本等發達國家為代表,相繼提出了“U-City”、“智慧國2015”、“智慧增長”等戰略,將智慧城市納入國家級戰略發展規劃。據市場研究公司Persistence預測,2019年全球智慧城市市場規模將增長至1萬億美元,2026年該數據將進一步增長至3.48萬億美元。
        作為全球城鎮化步伐最快的國家之一,中國在智慧城市建設之路上也不甘落后。早在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就已明確提出要大力發展智慧城市,截至2016年6月,全國95%的副省級城市、76%的地級城市,均在政府工作報告或“十三五”規劃中明確提出,或正在建設智慧城市。業內預測,2017年,全國啟動智慧城市建設和在建智慧城市的城市數量將有望超過500個,而隨相關市場規模將有望擴容至萬億級別。
        宏觀環境利好,加之物聯網、5G網絡、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不斷普及與升級,智慧城市建設進入了井噴期。國內外有實力的硬件產商、軟件公司、通訊企業紛紛盯住這塊蛋糕,要在智慧城市來臨之前爭做入口、搶占平臺。
        以飛樂音響為代表的“智能路燈網”鋪設,也是其中之一。
        事實上,智能路燈網在智慧城市建設的“入口”之爭中,優勢很明顯。首先,在施工建設時,路燈依照城市的道路、街區分布,可以深入到城市的各個角落,做到全域覆蓋。
        其次,通過強化路燈桿本身功能性,可以達到“一桿多用”的效果,減少了重復建設的成本。例如,安裝智能照明設備,將每一盞燈通過信息傳感設備與互聯網連接,以實現對批量燈具按需照明和精細化管理,從而達到節能減排、高效運行的目的;在燈桿上配置LED電子屏,發布政府部門公共信息、警示信息、提示信息,并與智能安防相結合,正常時用語道路限速標識,在道路上出現狀況時,發布預警信息;裝載攝像頭、WI-FI和微基站,不僅可以實現安全監控,還可以實現無線互聯,符合城市通訊建設需要;安裝電動車充電樁、PM2.5空氣檢測設備,便民利民等。
        第三,各類設備所收集的信息,可以通過路燈自身的LED芯片、無線傳輸等方式傳回后臺進行數據分析,為優化城市治理,提供數據支持與解決方案。由此,智能路燈網往往被視為智慧城市建設的理想載體,在各地政府啟動智能化城市改造時,幾乎成了首選。據悉,目前在全國各地已經有300多個城市在布點智慧路燈。
        在莊申安看來,飛樂音響在智能路燈網布局上,有自己的特色。“我們最大的優勢在于產業的集群效應”。他進一步解釋,飛樂音響的大股東是上海儀電,而上海儀電下屬的、與智慧城市相關的子公司多達150余家,包含了照明、安防、水務、醫療等多個方面的硬件和軟件開發。因此,飛樂音響的智能路燈網建設并不是單打獨斗,而是有很多兄弟單位來協作,為共同構建智慧城市提供全產業鏈支撐。不僅如此,飛樂音響作為上海華鑫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東,在融資方面也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它可以通過產業基金、融資租賃等資本運作,在技術和商業模式上不斷創新,來緩解了政府合作方的資金壓力,促成項目落地。
        “智能路燈網建設只是智慧城市建設的第一步,后續的運營是第二步。”莊申安表示,目前很多科研院所給出的智慧城市解決方案,更多是理論設想,即告訴別人該怎么做,并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和痛點;而飛樂音響給出,則是從提供解決方案到軟硬件的配套和升級,從建設開發到后期運營的全套服務。
        面向未來,莊申安認為,數據開發才是飛樂智慧城市整個商業模式的核心。“在與政府的合作中,我們不僅搭建智能路燈網,還為政府部門提供后續運營和數據管理服務。在這里,數據是共享的,政府可以利用數據優化政務,飛樂也可以通過開發商業數據獲利,當然,利益也是共享的。以往的大數據都是單一大數據,而我們通過智能路燈網帶來的各類交叉數據,商業價值更大。現在可能還看不出來,但未來10年、20年,相信大數據帶來的收益將遠遠大于今天實物銷售的收益。”

所屬類別: 媒體報道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您現在的位置: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 新中國“第一股”的轉型之路 ——專訪飛樂音響總經理莊申安
天天炫斗角色介绍